返回

《雪中悍刀行》电视剧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十二章 湖中有老魁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第十二章 湖中有老魁

第(1/3)页

  惊蛰至。

  春雷萌动,万物苏醒,蛰虫惊而破土出穴。银装素裹的北凉王府风光无限好,春暖花开的王府一样景色旖旎,千树粉桃白梨,春意盎然。正午时分,徐凤年单独来到湖畔,划船来到湖心,脱去外衫,深吸一口气,跃入幽绿湖中。

  这座湖是活水,远比一般湖泊清澈,徐凤年屏气下潜,刺入湖中,但离湖底还有一段距离,他重新浮出水面,再下潜,反复三四次后有十分把握冲到湖底,这才一鼓作气下潜,湖颇深,照理而言稍深一点的湖底不管如何都应该十指抹黑瞧不见任何光景,但玄妙之处在于这座定期去除淤泥的湖,湖心位置的湖底有一颗硕大夜明珠,照耀出一片白昼般光亮。徐凤年辛苦憋气悬浮在水底,他眼前一幕,足以写入任何一部让市井百姓咋舌的神怪小说:一位身高约莫一丈有余的“水魁”盘坐在淤泥中,一头白发形同水草,缓缓飘摇,闭目入定的水魁体魄雄健,借着鹅卵大小夜明珠散发的光线,依稀可见水魁左手和双脚被三条手臂粗细的铁链禁锢,锁链尾端浇筑入三颗重达数千斤的铁球。

  这世间还有比这更匪夷所思同时残酷万分的监牢吗?

  水魁睁开眼,不带任何情感,望向十几年来唯一能够见到的活人。

  徐凤年打了一个手势,大概意思是稍晚点再丢熟肉下来。

  那庞大怪物张嘴一吸,将一尾锦鲤吸入嘴中,直接撕咬起来,从嘴中渗出锦鲤的鲜血,几下功夫整条肥硕红鲤就囫囵下腹。

  徐凤年脸色涨红转青,坚持不了多久,犹豫了一下,再打了一串只有他和湖魁才明了的手势。

  更像一头妖魔而非活人的老魁瞪大眼睛,眼神如锋,直勾勾盯着徐凤年,似乎在怀疑和判断,漫长岁月的与世隔绝,老魁的思考显得十分迟钝,徐凤年却是等不了了,嗖一下往上窜,否则就得英年早逝,浮尸湖面。爬上船,其实水中并不冷,最冷的是出水面的那一刻,徐凤年擦拭了一下身体,穿上衣服,船内有火炉,相当暖和,徐凤年等了片刻,湖面平静如镜,有些遗憾,收回视线,瞥了眼白狐儿脸赠予的春雷短刀,横放膝上,抚摸刀鞘,叹气道:“春雷闺女,看来你是没用武之地了。那老鬼乐意呆在底下当缩头鳖,以后看我还给不给他肉吃。”

  年幼时,徐凤年嬉水抽筋,差点就尸沉湖底,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湖底以活鱼为食的老魁竟没生吞了徐凤年,而是运用神通将世子殿下托出了湖底,这以后,徐凤年就养成了丢熟肉入湖的习惯,算是报恩,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潜入湖底,看几眼那坐于湖底的老魁,就能觉得生活其实很美好,一开始将老魁当做受了天谴的妖魔鬼怪,长大以后才知道那是个人,也需要进食,只是徐凤年一直想不通湖底十几年,如何换气?不会憋死?那他的内力浑厚骇人到了什么境界?

  徐凤年为此专门跑听潮亭翻遍有关闭息的武学古籍,只在道教秘典中找到“胎息”二字相对符合,可徐凤年对武当山不陌生,没听说山上有哪位当世高人能达到如此绝妙的“玄武定”,在对道士没个好感的世子殿下看来,道藏所谓“脉住气停胎始结”“若欲长生,神气相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liewenn.com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