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《雪中悍刀行》电视剧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二十章 杀人赏雪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第二十章 杀人赏雪

第(1/3)页

  正月里又是过江之鲫的显贵访客陆续携礼登门,陵州牧严杰溪和子女一齐到达,丰州刺督李功德后脚跟上,自然带上了名声奇差的宝贝儿子李瀚林。因为两人儿子与世子殿下是发小好友的缘由,两位州牧大人关系深厚,一直有幸被北凉王高看一眼,治理政务上偶有纰漏,都得以被大柱国轻轻带过。

  其中严杰溪还有个外人羡慕不来的优势,严州牧有个才学相貌都一等一的女儿,连大柱国都称赞有加,亲口评点“稳重和平,展洋大方”,当时许多人都深信此女将会进入北凉王府,估计是世子殿下过于放浪形骸了点,一直没有实质性动静。

  今日大柱国亲自接待两位州牧,李瀚林的屁股坐不住,早就蠢蠢欲动,大柱国大手一挥说了个滚字,李瀚林立即如获大赦拉着不忘作揖行礼的死党严池集奔出去。

  丰州牧李功德长吁短叹,这兔崽子也太不得体了,大柱国笑着说翰林这性子不错,李功德这才宽心,大柱国清淡一句,可比州内骂声万言有用百倍。

  严杰溪女儿严东吴也婉约告退,去府内散步。能得大柱国好评的女子十分罕见,她被北凉士子公认“女学士”,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不精通,器彩韶澈,明艳动人,若非被北凉第一奇女子徐渭熊压了一筹,还要出名。

  只是她自打第一眼看到徐凤年就全无好感,将这位世子殿下看作腹中空空的草包,也从不掩饰。而徐凤年则针尖对麦芒,说严东吴是个沽名钓誉的女禄鬼,明面上和气,其实城府世故,长得温婉无害,却是把刀子,谁娶她便是捧着把尖刀回家,家门不幸。

  总之两人这些年一直不对付,互相不顺眼,能不见面就不见面,所以互相串门,见面都不打招呼。她弟弟严杰溪本希望能与凤哥儿亲上加亲,后来眼看无望,也就死心。

  暮色中,严东吴走在通幽小径上,心中冷笑,这半年不闻世子殿下作怪,听说是禁足读圣贤书,她才不信大柱国能禁得了徐凤年的双脚,指不定又是闯了什么泼天大祸。

  严东吴听到一阵阴阳怪气的言语:“呦,这位姑娘好胆识,敢在徐草包的地盘上单身游览,不怕被那草包给劫了去肆意凌辱?”

  她不用抬头,都知道是那个命理相克的死对头,考不出功名做不成大事的世子殿下。

  严东吴懒得理会,加快步子,想要早早离去,眼不见心不烦。

  徐凤年不依不饶挡在她身前,没个正形捉弄道:“姑娘,要不我给你护护花?可别遭了徐草包的毒手,到时候贞洁不保,找谁娶你?听说京城有个小皇子钟情于你,莫不是要准备做皇妃了?”

  严东吴凤目怒视。

  她脸上冷淡,心中有些小讶异,眼前泼赖货色三年多不见,似乎黝黑健壮许多,只是可那股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扑鼻纨绔气,还是一样可恶。她心思细腻,瞧见这凉州最大的公子哥不花哨佩剑了,换了把刀,不挎在腰间,拎在手中,不伦不类。

  严东吴后撤一步,与徐凤年拉开距离,嘴上出言相讥道:“学不来那戴有狰狞大面刀客的本事,就只得学最轻松的佩刀了?世子殿下好大的志气!”

  徐凤年嗯嗯了几声,转而将绣冬扛在肩上,双手搭着,更显痞态,笑眯眯道:“女学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记住手机版网址:m.liewenn.com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